相關文章

您當前的位置:首  頁 >> 相關文章 >> 瀏覽文章
人生就是一部電影

     《影響力之魂》課程已在國內進行了五年,受到廣泛的熱烈歡迎。興業證券曾邀請菲利普·比佐(Philippe Bizot)教授演講與培訓中的肢體語言表達技巧——《影響力之魂》。這是筆者(興業證券羅葉紅)在參加過比佐課程之后,所寫的心得。


   “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剝掉外殼的靈魂,才是最動人的。”

    外灘的外白渡橋穿梭而過的車流,人們臉上帶著忙碌的疲憊,匆匆趕路,擦肩而過的瞬間只是被風輕輕吹過。這座建于1908年的老橋,走過百年滄桑,留在中國人復雜的記憶中。黃埔飯店,又名查理飯店,卓別林訪問中國時候曾經留下的足跡,中國證券行業的故事也是從這座古老的建筑掀開扉頁。原來建筑都是有記憶的。推開老式的門,沉沉的木色如歲月的旋律,回旋在空氣中,讓人沉靜。
    比佐,法國默劇表演藝術大師。采訪比佐,如同走進神秘花園,靜默,飛揚。我們幾乎在同時說出:人生就是一部電影,相視而笑。
    人生就是一部電影。一個又一個的瞬間,在時空流動而凝結,流動,永恒。比佐的人生是怎樣一部電影呢?在法語小調中,鏡頭緩緩推近。
    1954年,比佐出生于法國波爾多,八歲時因偶然觀賞了默劇大師馬賽爾·馬爾索的表演而接觸默劇。十八歲那年,比佐希望拜法國著名默劇演員讓·路易·巴侯為師,然而在看完比佐的演出后,巴侯說:“你不需要老師,可以出師了。”果然兩年后,比佐便獲得巴黎國際默劇大賽的金獎,從此走上靜默的藝術道路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一)
    “是聾子教會我說話,瞎子教會我傾聽;我的語言,是用眼神去低語。”默劇是我的生命。
    默劇,沉默的藝術。說到默劇你一定會想到卓別林,是的,第一代默劇大師是卓別林,第二代默劇大師是比佐的老師馬賽·馬素,而比佐則是現代默劇第三代大師。
    “我就是一面鏡子,人們可以從我身上看到自己的情感。無論是身處法國還是非洲,無論扮演何種角色,感情、痛苦、歡樂,這些情感都是相通的。”
    偌大的舞臺上漆黑靜謐,僅有的一束光聚焦在一個身穿白衣,臉部被涂白的瘦削男子身上。他用夸張的面部表情和優雅的手勢向觀眾表演一幕幕心中的故事,整場演出,一言不發,人們隨著他的表演,或哭,或笑,人生悲喜全在其間。
    “每個人的肢體動作都飽含每個人的過往和記憶,默劇則是將內心的隱秘如何用藝術去呈現的過程。”
    比佐告訴我,在演出的時候他總是把臉抹成白色,白色代表著靜默,白色更是空靈,這像極了中國畫里的留白,給人無限的空間延展,從這里開始他的故事,也許這就是沉默的藝術。
    當觀眾坐在舞臺下的時候也會情不自禁地盯著他的雙手,仿佛他的手上也寫著一副富有變化的表情。當比佐的目光掠過臺下的時候,你會覺得他在跟你交流。他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是故事的講述者,充滿著孤獨的悲喜。然而這份悲喜卻有一種神奇的魔力,讓我們的心瞬間就被打開。
    默劇在于靜默的美,只需要一個手勢,我就能讓整場觀眾笑或者哭,這難道不美嗎?
    而這里凝匯了他對生活的思考和體會.最后化作那一瞬間的即興里面。
    比佐點燃一支煙,煙絲在黑夜里飄渺,凌亂的白發在柔和的燈光下是溫暖的,“默劇是我一輩子熱愛的藝術,如同我的生命。在舞臺上,你的眼睛往外看,看的其實不是觀眾,而是朝內看,看到自己的內心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(二)
    走出課堂。忽然,我看見了他靈魂的素樸和自由。
    “你用天生的魔力,不停地到世界各地人的心里去行走,帶著愛。當我們相遇,你邀請我到你的眼睛里去旅行,那是一抹深邃、細膩,而又靈動的湖藍。你讀我,也幫助我讀懂了自己。在專注、靜默、停頓里,我體會真實的力量,我學會溫柔地綻放,還斗膽與陌生的元素玩游戲。我終于能嘗試用優雅的腳步自由行走,而不必去刻意丈量和世界的距離……”
    從比佐的課堂走出,這是我的同學寫的一段感受,她寫得飽含深情,她寫的是真實的心路歷程,她開始放下了一層一層堅硬的盔甲,開始愛上了不完美的自己。

    正如比佐說的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地圖,穿越地圖上的邊界線。我想她正在感受穿越后的美麗,原來生命可以如此綻放。每個人都是自由的,每個人心中都住著自己的大師。比佐就是如此安全地帶你回到內心,再優雅地走出來,表達得自然如流水一般不留痕跡。他告訴我們用不一樣的眼睛看世界,不僅是智慧,而是情感的飛揚。


    “不要帶著對自己的害羞表達,自然和真誠表達自己時,內心是最有力量的。披著別人的外套,只能是失去魅力。”
    “調動身體的樂器去表達,讓你的表達充滿畫面感。”
    走進比佐的課堂,沒有PPT,沒有刻意的技能傳授,沒有任何多余的言語。一切在靜默中開始。不知道將要發生什么,跟隨大師的心去探索屬于每一樣人的未知,回到心里那個最真實而最美的地方。從僵硬到柔軟,從邏輯教條中走出來,自然散發內在小孩的魅力,原來數據化和理性化的課程除了邏輯之外,也可以如此散發著人性之美。
    大道至簡,如何用音樂的律動貫穿始終,如何提升畫面感,如何發揮人性的美,如何用簡潔精準的詞匯,每個人都有自己可以駕馭的富有個性的語言,如何讓停頓和靜默充滿智慧的美,如何留白給人虛空的寧靜空間……回歸孩子,內心深處的那個源頭讓你的眼睛清澈。那個源頭也許曾經放了些雜物,大師走進他,優雅地帶走,留下一個本就是你自己的純粹空間。回頭一看,是呀,原來我就在這里。
    課堂結束,留下一個遠遠的背影,干凈白襯,黑色毛衣,一個陳舊的黑色背包,手里一支未點燃的煙,素樸,自由。風吹著凌亂白發,走向遠方,走在春天梧桐樹下……
    “看到您的日程,滿滿的,是不是特別辛苦?”
    “是的,夜晚的時候人會感到很累。”比佐說著,輕啜一口紅酒,靠著椅背,看到他布著皺紋的臉略顯疲憊,一絲白發輕輕飄在黑色毛衣上,悠悠的光。此時,在我眼前的畫面在時空間凝結了,肖邦的夜曲,流淌著孤獨。
    我欲言又止。

    “可是,這讓我感到自由和快樂。我的工作讓我感到生命的自由。每一次的課堂,都是不一樣的場,融入和感知。課堂又給他不同的豐富的內心。”他笑著,用輕盈的語氣說著,孩子一樣,聳聳肩,雙手優雅地在空間劃開一個弧線,瞪著眼,那講著深邃故事的眼,忽然來了個夸張的表情。

    那一瞬間,我整個人傻愣在了空氣間。是呀,我們總是以為情境是自己想象的那樣,其實不然,是呀,我們總是妄下定論,都是自己的主觀,不是嗎?

    此時,在燭光里望著這雙走過千山萬水的眼,竟是如此單純與真善,在這里看到了人性的美,因為他正在做著他用生命熱愛的事業,那是他的愛,他的生命。此時,便是所有的自由與快樂了。
比佐用他的心告訴人們美,他只是悄悄地把你帶回到你內心最柔軟的那片花園。夜深了,黃浦江的水流向北方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三)
    “我的夢想在世界的各個角落。”

    比佐的故鄉在法國北部的波爾多,那是一個美麗的地方。而他一年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在家鄉,他一個月在一個國家,演出,授課,編劇,還將很多的時間放在義演上。他為精神病人,絕癥孩子,剛果的車間工人表演;他為自閉癥、低智力、聾啞人、盲人傳授默劇表演;他還曾與墨西哥的狼孩朝夕相處。


    人生,就是一部電影。
    是的,人生就是一部電影。在這樣一個蒙太奇的鏡頭中,是怎樣的一種生命的感動。
    比佐在世界各地給失憶癥和孤獨癥的老人演出。比佐講了一個動人的故事:在天津一個有好些患老年癡呆癥的老人所里,他看到一個長得很美的老太太一直用左手在耳垂下端打轉。“你為什么要做這個動作?”“因為我在編辮子。哦,不,是等我表姐幫我編辮子。”“你們編辮子干什么”“我們編好辮子要去跳舞。”……
    是的,他在幫一位老年癡呆癥患者恢復起一小段記憶,幫助她打開了人生最美記憶。美,就在此時。
    比佐正在研究世界統一的聾啞手語。他說,法國等地手語中“太陽”就很生硬,而在印度的手語中,太陽是右手保持爪形抬到右腦旁,手掌打開,同時頭往左下低,似乎讓你感受到太陽的光。比佐輕輕舉起右手,優雅細致,整個身體和手都在說話。此時,是美的。
    比佐在幫助先天性盲人看見畫面。對于先天性盲人,很多形象只有抽象的想象,“你們注意到嗎?盲人是沒有表情的,因為他們從來看不到,沒有參照物。”比佐說,他就讓盲人一個個摸他的臉,摸他做的各個表情,讓他們感知哭、笑、生氣、委屈都是什么表情。是的,他用語言表達畫面,讓盲人感知到畫面,就如同看見一般。此時,是美的。
    比佐在世界各地陪伴臨終的孩子,一個臨終的八歲的孩子問比佐大師,天堂的路是什么樣的?……此時,時空靜默。
  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  “時常我也思念家鄉,那是一個美麗的地方。山,大地,海洋,陽光,還有面包的香……”
    行走在世界各個角落的他,此時寧靜如嬰孩,因為心里的家,回家。
    遠方,法國北部波爾多的小鎮,陽光照彌散著葡萄香氣的土壤,山脈在灼熱光線下清晰而柔美,海風吹來,蔚藍色的海岸線浪花舞蹈,水天相接處白色海鳥飛翔,遠處,他走來,優雅,安靜,自由。
【首  頁】  【返回】
?

北京楓華世創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     聯系電話:010-51667998

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大成路6號院金隅大成時代寫字樓2001室    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急速赛车单机